阿全在很小的時候,就因父母離異,而無法擁有一般同年齡的小孩視為理所當然的完整家庭生活。由於父母離婚後,母親改嫁,阿全的監護權便歸給了父親;然而阿全的爸是個泥水工,景氣不好的時候,收入很不穩定,為了養家活口,於是又把阿全丟給了高齡六十好幾的祖母來照顧,可是祖母年紀一大把了,哪裡管得動他。日子雖然勉強還過得去,但對於生而不養的母親、養而不教的父親以及教而不嚴的祖母,阿全隨著年齡漸增,顯現在外的偏差行為,只是愈發彰顯他內在人格成長過程中缺乏母愛與父愛的遺憾。

勉強混到了高中的阿全,自認不是塊唸書的料,又常和一票整日無所事事的豬朋狗友鬼混,時間一久,翹課、逃家、流連網咖成了家常便飯。年紀輕輕不學好,吸煙、喝酒、嚼檳榔,阿全可一樣也沒少,大人眼中所謂的「不良少年」,似乎就成了他的另一代名詞,再也揮之不去。

阿全的爸、媽根本不管他的死活,而他唯一的依靠,反倒是那幫同被世人烙下「不良少年」印記,但還頗講義氣的兄弟。

場景換到另一個時空,家住台北敦南林蔭大道的阿傑,卻有著與阿全孑然不同的命運。經營進出口貿易而事業有成的父親,因為商務考察,不時得搭飛機繞著地球跑,於是照顧阿傑的擔子,全由阿傑的母親一肩扛下。為了彌補身為人父卻不能時常回家陪伴兒子的缺憾,阿傑的爸總是儘可能在物質方面,設法滿足阿傑的需要。

有個富爸爸真好! 剛滿二十歲還在唸大學的阿傑,這一年收到他父親送給他生平最大的一份生日禮物,一部價值百萬的雙門跑車。對一個還在唸書的大學生來說,這不僅僅是上學的代步工具而已,背後更有一種可在同儕面前拉風炫耀的意義。有了這部跑車,阿傑開車上課之餘,更把愛車當成上夜店把妹不可或缺的利器。

某個週末的夜晚,阿全和他那票損友在台北東區頗富盛名的茶街廝混,大夥抽煙、打牌,狂飲啤酒,打算玩上通宵。於此同時,阿傑也在東區的一間PUB裡和朋友徹夜狂歡,在強烈的音樂節奏與酒精的雙重催化下,現場氣氛真是high到不行

再怎麼吃喝玩樂,總有曲終人散的時候。黎明將至,阿全與阿傑分別帶著濃濃的酒意與睡意,準備返家補眠。沒有駕照的阿全騎著向朋友借來的機車,阿傑則開著他老爸送的名貴跑車,拖著疲憊的身軀,各自奔馳在清晨人車稀少的大馬路上。素昧平生的阿全與阿傑,原本看似兩條永不相交的平行線,卻因為一場車禍,而彼此改變了對方的命運……

醉不上道,每個人都知其意,但遺憾的是~有些人偏偏不信邪,認為自己不會碰上酒駕肇禍這麼倒楣的事;又或者是酒精的作用讓神智不清,但又高估了自己的駕駛技術。不管是什麼原因,悲劇總是發生在這些行險僥倖的人身上。阿全與阿傑就在忠孝東路與敦化南路口的快車道上,為了搶一個黃燈而發生車禍。

兩人的車速都相當飛快,「鐵包肉」的阿傑,因有安全氣囊的保護,雖然車頭毀損嚴重,但僅受輕微挫傷與驚嚇;至於阿全可就沒有如此幸運,「肉包鐵」的阿全,借來的機車已撞成一堆廢鐵,由於衝擊力道極大,他整個人彈離地面十幾公尺後,又重重摔落,雖然帶了安全帽,可是最後仍因頭骨破裂,導致顱內出血,送醫後不治死亡。

驚魂未定的阿傑,僥倖撿回一命,在醫院初步確認他的身體沒有什麼大礙並做完酒測後,隨即被警方帶上手銬,押回分局留置偵訊。阿傑的媽接到警方的通知,首先趕到了分局,知道兒子闖了大禍,罵了幾句後,卻又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坐在一旁,焦急拭淚,護子之心,溢於言表。阿傑遠在美國的父親,聽到這個消息,也顧不得會議才開到一半,交代秘書趕辦離境手續,以便儘速搭機返台。

阿全的屍體在醫院太平間放了兩天,他阿爸才神色慌亂地趕來認屍。拖了這麼久才來,是因為車禍發生的時候,阿全身上沒有任何證件,警方最初只能以車追人。先是找到借車給阿全的朋友,確定了阿全的身分後,最後才輾轉與阿全的家人取得聯絡,光這部分,就花了警方兩天的時間調查。

阿全的爸冷眼望著阿全冰冷的屍體,沒有親人驟逝撫屍痛哭的場景,也沒有捶胸頓足特別激動的情緒,空氣中似乎嗅得出他們父子關係的疏離。阿全的爸只是淡淡的回過頭來跟警方說:

是這個囝仔沒錯。唉!攏是交到那些壞朋友,才會害死他的。

警方對於阿全父親認屍時的反應感到詫異!追問之下,才知道阿全這孩子是家裡的頭痛人物,阿全的爸教育程序不高,打罵是他對待阿全的管教方式,然而不是打,就是罵的,久而久之~對阿全來說,這一套並不管用。國中以前,阿全的爸要打他,他會落跑,翹家個兩三天再回來;上了高中後,阿全的個子變高了,體格和他阿爸不相上下,打久了,阿全也敢還手。他爸氣的要他滾出去,他掉頭就走,一離開家門,便是個把月不見蹤影,父子倆關係早已形同水火。

真是家門不幸,恁爸早就跟他脫離父子關係了,也沒指望他將來會孝順,就當作沒生他這款兒子就好啦!」阿全的爸接著說:

他現在出車禍撞死了,死了準嘟好,可恁爸擱要多開一條錢替他辦喪事,幹

警方聽完阿全他爸的滿腹苦水,先是點了點頭,接著搖了搖頭,要他在幾份文件上簽字後,便交代葬儀社人員盡力協助阿全的爸處理阿全的後事。

回頭再說阿傑這個孩子,他成長在富裕之家,吃穿不愁,加上爸媽的溺愛,雖然有點兒嬌生慣養,但還算是爭氣,能為自己拼出一點成績,考上了私立大學。年輕人愛玩耍酷,享受青春,本是無可厚非,只要別玩出什麼亂子來,其實阿傑爸媽也總是嘴巴唸他個兩句後,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再多說什麼了。

千金難買早知道,萬般無奈想不到!也許命運就是如此弄人,這個本性不壞的孩子,因為一念之差,酒駕釀禍,還造成阿全死於非命的後果,真是阿傑始料未及。年紀輕輕地~就背負著一條過失致人於死的罪名,頭一次被上手銬、頭一次進了警局、頭一次出偵查庭,短短一個多月的日子裡,許多人一輩子也不願意碰到的「頭一次」,通通讓他給碰上了。阿傑身心備受煎熬,體重足足掉了三公斤,而所面對的這一切~卻是他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

阿傑的爸媽也好過不到哪裡去,天下父母心哪!心肝寶貝捅出一條人命這麼大的簍子,除了幫兒子請最好的律師外,也出錢為他辦理交保手續,趕在檢察官開庭前,為表誠意,便帶著阿傑一起到阿全的靈堂上香致意。阿傑從頭到尾沒敢吭氣,也不敢正視阿全的家人,這是他們第一次見到阿全的爸媽,靈前上完了香,雙方父母在短暫的交談後,便行離去。

由於阿傑的爸表示會對整件事負責到底的態度,這趟行程,兩方家屬並沒有爆發衝突的場面。倒是阿全的死訊傳到改嫁的母親耳裡,阿全的媽反而在第一時間內就趕回來幫忙處理善後

從她的臉上,看不出情緒起伏的變化,畢竟親情早已不存,回來治喪的目的,除了賠償金的原因外,想不出還有什麼其他理由。阿全的爸不是不知道這點,但他既要工作,又要料理阿全的後事,家裡還有高齡老母需要人照顧,真是一根蠟燭兩頭燒啊!阿全的媽來得正好,不但沒有臭臉相迎,反而是對她協助打點裡裡外外的一切瑣事,還頗為心存感激。 

刑法過失致人於死罪屬於非告訴乃論罪,刑責是兩年以下的有期徒刑。檢察官會根據案件偵查的結果,決定對被告起訴或不予起訴。如果被告面臨可能會被起訴的命運,而能在事前和被害人達成和解的話,通常可以換得檢察官在起訴書中請求法院從輕量刑的待遇。

阿全的死亡車禍,且不論阿全事涉無照駕駛及酒駕超速的問題,因為對於已死之人,法律無法再去追究。但對於被告阿傑也有酒駕超速的刑責部分,檢察官第一次開庭,便建議雙方先上調解會協商賠償事宜。在場沒有人會表示反對,於是整件案子便改由車禍發生地的台北市大安區調解會接手。

一般調解會在處理車禍事故的經驗上,可謂是駕輕就熟,但對於死亡車禍案件的調解,卻常因雙方家屬卡在賠償金額談不攏,而宣告失敗。出乎意料的是,這回的調解,雙方竟然出席一次就達成賠償共識!

那天阿傑是由媽媽陪同到達調解會場,而阿全的法定繼承人是他的爸媽,因為阿全的爸還要工作,所以便委託前妻~阿全的媽代為全權協調賠償事宜。前不久,阿全家人已從保險公司那裡領到了150萬元的強制險理賠金,這筆錢除了幫忙解決阿全的後事外還剩很多,加上阿傑的爸先前聘請的律師,已經和阿全的家人私底下充分溝通,並分析車禍雙方在過失責任上的法律關係,雖然阿全的爸媽對於律師解釋的法律規定不是很瞭解,但在拿到了一大筆的賠償金後,聽到阿傑家人還願意再拿一筆錢出來和解時,表面上儘管不動聲色,但內心早已按捺不住欣喜。

很快地~阿全的爸就答應了願上調解會協調賠償的要求,並作成調解筆錄,由阿傑家人賠償200萬元給阿全的爸媽,並當場將200萬元的台支本票交給了阿全的媽。

在製作筆錄的時候,只見阿全的媽和調解委員有說有笑,一點也嗅不出白髮人送黑髮人的哀傷氣息;反觀一旁的阿傑表情木然,兩眼盯著桌面,不發一語,阿傑的媽則是神色凝重,就怕對方嫌少,不願和解簽字。總算雙方都在筆錄上簽下了名子,阿全的媽也收下了調解委員轉交的台支本票,還不斷地反覆端詳,追問調解委員:「憑這張票子,銀行就會給我兩百萬嗎?」經過委員的一番解釋,阿全的媽才解除心中的疑慮,帶著「愉快」的心理情離去。

達成和解的阿傑,受到法院宣告緩刑的輕判,免去了一場牢獄之災。更幸運的是,當時酒駕的他,酒測值沒有超過每公升0.25亳克,因此保險公司不會再對他求償付給阿全爸媽的那150萬元保險理賠金。只是阿傑和他的爸媽都已為了這件事,付出了相對慘痛的代價。

然而法律制度的設計,卻無法預見阿全的死,竟會讓一個早年棄他而去的母親、一個只會打罵而未盡教養之責的父親,意外獲得了350萬元的賠償。阿全的父母在他活著的時候,未曾仔細思考他們給了阿全是一個什麼樣的成長環境,卻只會一味地怪他不學好,到處惹事生非,遲早要給家人惹出大麻煩。只是現在回頭再來檢討當初是誰先棄誰於不顧,這對阿全的爸媽來說,有了天上掉下來的350萬,一切似乎已經不再那麼重要了。

誰說兒子意外的車禍,不是父母意外的收獲?

 

法蘭客最新力作:如何處理車禍糾紛?

 

2015年1月出版‧請向各大網路書店平台訂購

 

其他著作:法律保護誰?

 

2012年出版,已三刷

 

 

法蘭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