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三一早騎車出門上班,就被開車闖紅燈的李四撞上,機車毀了,小腿骨折,在醫院裡躺了一個多禮拜。

這期間對張三而言,簡直生不如死~又是打針吃藥、又是動手術打鋼釘,出院前,小腿還打上石膏,行動非常不便。

闖禍的李四前前後後只來看過他兩次,但每次待不到十鐘,便說還有要緊的事,留下水果禮盒,就匆匆離去,張三實在感受不到一個肇事者應有的誠意

雖然保險公司有派人來跟他談車禍醫療理賠的問題,但張三對於李四近似不聞不問的態度,實在很感冒!

兩個月過去了,雙方關於賠償的問題一直談不攏……

李四老是哭窮,一會兒說他有三個孩子要養,食指浩繁,生活上的重擔壓得他快喘不過氣;一會兒又說他的房貸才剛辦下來,手頭正緊,若是繳不出房貸,一家人就要露宿街頭了。

張三覺得這根本是李四哀兵策略,眼看刑事六個月的告訴期限快要到了,他認為李四是在玩弄「以拖待變」的戲碼,所以有考慮要對李四提出過失傷害的告訴……

張三車毀人傷,小腿打上石膏,沒法上班,向公司請了長假,人在家中休養,一些好友同事也都曾到醫院或家裡來探訪過他,讓他在這場車禍意外當中,總算還感受到一絲人情的溫暖。

某天下午,數年未見的老友王五突然登門拜訪,說是聽到他出了車禍的消息,向朋友打聽到住址,特地前來慰問。

張三詫異之餘,心想:畢竟來者是客,一陣寒喧過後,張三問起王五近況。

只見王五突然長嘆了口氣,說是最近跟人家學作生意,被合夥人倒了筆帳,欠廠商一條貨款,希望張三能借他五萬塊錢周轉,免得跳票,銀行拒絕往來。

張三這才恍然大悟~搞了半天,原來王五是要跟自己調頭寸來的!

王五說:

張兄,您放心,一個禮拜後,我有一筆錢會入帳,到時候就有錢可以還您的,若您放心不下,沒關係我可以開張本票給您作擔保,您看這樣好不好。

王五說到這裡,語氣顯得有點哽咽……

張三礙於情面,心想金額也不是很大,要想從嘴裡蹦出個「」字,實在不出了口,便從家裡拿了五萬塊錢交給王五

這錢記得要還喔!我下個禮拜還要拿這筆錢去繳會錢,我是看您這麼急,才先借您頂著,……

張三碎碎唸著,好像是自己在說給自己聽,也彷彿是在自我催眠一樣。他掰了個要繳會款的理由,這是他當下所能想到的藉口,就怕這錢一借出去~肉包子打狗……

一定,一定;這是五萬塊錢的本票您請先收下。王五邊說,邊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張本票,恭謹地以雙手奉上。

張三接過了本票,票子上面早已寫著金額新台幣五萬元整

哇~不會吧!連今天的日期都寫好了,他就這麼有把握,認為我一定會把錢借給他?!

(張三心裡暗想不妙……)

果不其然,兩個禮拜過去了,王五始終都沒還錢的意思,張三依著王五上回來訪所留下的聯絡電話,打去催討,一次、兩次、三次……

王五推三阻四,最後竟然還責怪起張三,說他為了區區一點「小錢」,竟然天天打電話來討債,實在太不夠意思了!最後王五索性關機,讓電話進入語音信箱。

張三愈想愈火,覺得王五借錢時一個鳥樣,要他還錢時又是一副跩樣,氣得要告王五詐欺取財

才不到兩天光景,這股窩囊氣還沒消,張三的小舅子趙六,也跑來向他哭訴,說是兒子生病住院,一時手頭不方便,繳不出醫院保證金,希望張三看在她老姐(張三的老婆)的份上,幫忙墊個兩萬塊錢先,下個月發薪水時,一定如數奉還。

張三心想,外人王五的忙都幫了,自己老婆的弟弟有難,若連小舅子的忙都不幫,那不是要讓外人說嫌話,讓親戚看笑話?

於是勉強同意借給趙六兩萬塊錢;但是張三又很擔心,王五不還錢的舊事會歷史重演,為了確保趙六將來會還錢,他曾聽人說,可以寫張「保管條」這東西,叫借錢的人簽字後,再把錢借出去會比較保險。

張三覺得很有道理,便寫了如下的一張保管條,要趙六簽名,內容是:

本人趙六受張三委託代為保管張三的新台幣兩萬元整恐口說無憑,特立此據保管人趙六    中華民國98年7月21日

趙六簽了名後,張三收回保管條,這才放心地把錢給了趙六

張三直到太太提到弟弟趙六的小孩已經沒事出院的消息後,這才突然想起小舅子還欠他兩萬塊沒還,他很納悶……

為什麼欠錢的人都很健忘?老要別人提醒來著?

張三這時車禍撞斷小腿所打的石膏已經拆了,撐著拐杖,吃力地走到離家不遠的小舅子住處造訪,明的是來問候外甥的病情好轉了沒,實際上打的如意算盤是來跟小舅子趙六要回那筆借他保管的錢來著。

趙六知道張三來意,急忙迎上前去,一臉苦笑地說:

唉呀! 姐夫,真是不好意思,您行動不便,還讓您為了小孩生病這點小事勞您大駕,真是不好意思

張三沒好氣地問:

是啊!您也知道不好意思,今天都幾號了,您不是說月初發薪水,就會還我錢嗎?現在都月中啦!那你……

趙六不等張三說完,馬上接口說道:

啊呀大姐沒跟您說嗎?我這個月拿到薪水,本來是要馬上領出來請她轉交給您的;但她看小孩大病初癒,身體虛弱,需要買些營養品好好補補身子,叫我別急著還錢。」趙六皮皮地笑說:

所以……嘻……姐夫,真是不好意思!可以再寬限我些時日嗎?

真是伸手不打笑臉人,何況又是自己的小舅子只是趙六的臉皮也真是夠厚的了,竟然抬出他姐姐,也就是自己的老婆當擋箭牌,一時不便發作,隨即打算轉身離去。

只是離去前,張三回頭向趙六撂了句話:

吼~這樣子啊!那你自己就看著辦吧!我手上可是有你親筆簽名的保管條~嘿!嘿!白紙黑字,你可別賴帳不還喔!

張三自鳴得意地離去,他心裡想……

好個趙六,你要是真不還錢,到時候我就拿著這張保管條去告你侵占,咱們走著瞧吧!

苦主張三,真得可以一個個告倒那些該賠他錢,還有欠他錢的人,讓他們乖乖的把錢吐出來嗎?

 

法蘭客最新力作:如何處理車禍糾紛?

 

2015年1月出版‧請向各大網路書店平台訂購

 

其他著作:法律保護誰?

 

2012年出版,已三刷

 

 

 

法蘭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