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開車的人,在台灣都會地區的一些重要十字路口,常會看到有人為了討生活,沿著馬路分隔島,途步叫賣一朵朵的玉蘭花。她(他)們常要頂著熾熱豔陽,來回穿梭在險象環生的車陣中,賺取微薄的蠅頭小利,為的只求一天的溫飽,有時看了真是叫人不忍。

有一種和街頭賣玉蘭花很類似的工作(畢竟街頭賣玉蘭花算不上是一種行業吧?),不知讀者們有沒有印象?就是身體行動不方便的人,坐在輪椅上,由家人或朋友推著到處賣日用品(像是紙巾、抹布、口香糖)或文具(原子筆)的工作。

他們大多出現在鬧區人聲鼎沸的餐廳、茶坊或公共開放空間,向店內的客人或路人兜售些平常我們只會去大賣場才會買的日常用品。無論如何,類似這樣的工作,對絕大部分的人來說,應該是既陌生(因為沒做過)而又再也熟悉不過(因為常看到)的經驗吧!

不管是賣玉蘭花也好,兜售日常用品也罷,攏是甘苦郎賺甘苦錢,求個溫飽度日而已。也正因為這樣~他們必須長時間叫賣,不斷地穿越車流或來回大街小巷,從而更增加了幾分工作上的危險性。

今天要介紹的案例便是發生在一位行動不便,雙腳患有殘疾,出入皆須輪椅代步的婦人身上。

領有殘障手冊的婦人金花(假名)也是社會局列冊補助的低收入戶金花平常就是坐著輪椅,靠賣6包裝的擦手紙巾、一袋4條入的抹布及6支裝的紅、藍原子筆等日常文用品,在五光十色的台北都會角落裡討生活。

因為行動不便,他必須倚賴靠打零工的大兒子火旺(假名)在傍晚下工後,把她推到下班人潮較多的台北東區地下街附近沿街兜售。

天氣好的時候,兒子會推著母親輪椅進出泡沫紅茶店或是開放式的餐廳,看看有沒有店裡的客人光顧;若是碰到下雨天,一方面怕賣的東西會受潮,另方面也擔心輪椅進到人家店裡,弄的店裡頭溼瘩瘩的,下次人家說不定就不給進店裡推銷了。

所以火旺會把母親推到捷運站出口旁的騎樓下,這樣既可避雨,也不會妨害店家生意。

有時火旺打零工,到了下班時間還沒回來,婦人金花也會推著輪椅自行出門叫賣,夜深了,再打手機叫火旺來接她回去。這就是她和她兒子兩相依為命的生活模式。

台北入秋之後的天氣潮濕多雨,尤其細雨紛飛的傍晚,天色更加昏暗金花眼看傍晚下班時間到了,卻不見火旺回來接她,於是自己照舊推著輪椅,帶著一堆要賣的東西出門。

可是她今天的運氣非常不好,才穿過兩條巷子,正準備往捷運站出口的方向前進時,也許是下雨天的關係,也或許是上了年紀,聽力有些退化了,穿著雨衣的金花很吃力的推著輪椅行進在停滿汽車的巷弄間。

當時她並沒有注意到一輛早已發動的汽車正準備倒車駛出路肩,就在金花準備從這輛車的後頭通過的時候,車上駕駛也正好踩下了油門倒車。

說時遲,那時快,金花輪椅側邊給這麼一撞之後,坐在輪椅上的她,因為反作用力的關係,整個人的卻是朝汽車後行李箱的方向撞過去;而這一撞,也把她的右眼球給撞出了眼眶,模樣頗為駭人!金花整個人橫躺在地上,此時早已失去知覺。

現場登時引來路人的圍觀,尖叫聲四起,有的報警叫救護車,有的幫忙查看婦人金花的傷勢;那位倒車不慎撞到金花的中年駕駛,驚慌失措地趕緊下車查看,一邊還不忘拿起手機猛call,叫同事過來幫忙。

原來這位中年駕駛,是在車禍事故附近某公司任職高階主管,這天傍晚剛開完會,拖著疲累的身軀正打算開車回家好好洗個熱水澡的時候,卻像聾了一般,竟沒聽見倒車警示雷達早已嗶嗶作響,還是給它踩下油門,才會釀成不幸!

張董,您還好吧?!」剛從附近公司趕來的幾位同事問。

我沒事,您們趕緊幫我聯絡保險公司派人前來處理,我要陪同這位老太太一起到醫院,這裡交給您們處理,電話保持聯絡!

警察和救護車很快就趕到現場,現場雖然是一團亂,但勉強算是亂中有序,警察先要了張董的證件資料,簡單地問了一些問題,並稍作紀錄後,同意由員警派車陪張董一起到醫院去關切婦人金花的傷勢,其他人則留在現場作進一步的處理。

 

 

法蘭客最新力作:如何處理車禍糾紛? 

 

2015年1月出版‧請向各大網路書店平台訂購 

 

其他著作:法律保護誰? 

 

2012年出版,已三刷

 

白象文化出版公司編印中

法蘭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